子不语

此处省略800字。。。。。

【蔺靖】先生,请您自重。

穆穆不惊左右:

哭包和阁主长大之后的故事。年龄有bug。


哭包和阁主小时候的故事→【蔺靖】你真的是一条龙吗




01


 


蔺晨是一只鸽子精,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只鸽子精,掐一个诀就能腾云驾雾千万里。


这些年来三界里面一直不算太平,妖界与天界的关系更可说是水火不容,偏偏是这四海八荒妖界都能排得上名号的蔺公子,和天帝的小儿子关系好得不得了。


小妖精们咬牙切齿,呸,叛徒!


 


然而被骂叛徒的蔺公子此刻正摇着折扇跟在小皇子身后。


“琰琰。”


“还请先生叫我的名字。”


“景琰。”


“还请先生带上我的姓氏。”


“好好好,小景琰。”


“在下姓萧,不姓小。”


“好好好,小景琰。”
“呵,先生的口音真奇怪。”
“琅琊口音,琰琰喜欢?喜欢的话不妨和我回琅琊山游玩几日,小景琰还没去过琅琊山罢?我在后山种了好多榛子树,临走前吩咐人都打下来做成榛子酥,少说也有几十盒,不知道小景琰喜不喜欢吃?”


萧景琰冷着脸,狠狠地咽咽口水,再咽咽口水,掷地有声道:“不去!”


说完转身就走,显然是不想和蔺公子再多费口舌。


蔺晨在他身后笑笑,拢着袖子跟着小皇子进了大殿。


小皇子坐下看书,蔺公子就坐在他旁边,从袖子里掏出个拨浪鼓,晃两下,惋惜道:“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。”


萧景琰看一眼那人手里的小玩意,想起来了。


 


小时候的蔺晨喜欢欺负更小时候的萧景琰,拿点心逗他,戳他软乎乎的小脸蛋,揉他的脑袋,有什么新鲜玩意都要拿来给萧景琰显摆,那次不知道从谁那抢来一个拨浪鼓,小皇子看着喜欢,伸手想要。


“不给你。”


小皇子不答话,眼睛里片刻就聚上了一层水汽,眼见着要哭。


“叫哥哥再给你。”蔺晨看着他要哭,也不着急,慢条斯理地拿着拨浪鼓晃了两下,鼓面上画着小老虎,小皇子盯着小老虎眼睛发直。


萧景琰眼睛里的水汽立刻被弯进了好看的眉眼里:“蔺晨哥哥。”


然后蔺晨就看着小皇子撩着衣角晃着拨浪鼓跑出殿门去给静妃看,跑到门槛处,被衣角绊到脚,噗通摔到了地上,小皇子摔得姿势很有趣,远远地只看见他撅着屁股趴在地上。


 


谁知道小时候一戳就哭的小团子长大了变成现在这样,张口君臣父子,闭口礼义廉耻,无趣,实在无趣。若不是那双藏了好深一汪水的鹿眼与当年无异,蔺晨简直要怀疑当年的小团子是被谁掉了包。


蔺晨端详着那个拨浪鼓,叹气道:“小时候的景琰多可爱,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子了,那时候可是要我拍拍哄哄才愿意睡觉的。”


萧景琰狠狠地翻了一页书,面上不动声色地飞了两抹红。


蔺晨看到了,凑近几分道:“你脸红了。”


“我没有。”又翻一页书,脸更红了。


“骗人,你脸都烫了。”


“我没有。”


“肯定烫了,你别骗我。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那给我摸摸。”


“先生自重!”


 


小皇子话是这么说,可人还是坐得端端正正,一点没躲,老老实实被鸽子精摸了个正着。


然后脸就更红了。


蔺晨捏着人家的脸,半天不肯放,放开又反过手来戳了戳,根据手感点点头,道:“没错,是我家小景琰。”


 


02


 


夜里,萧景琰沐浴完毕,穿着里衣推开寝殿门,就看见自己床榻上呈大字形躺着个人。


萧景琰轻轻咳嗽一声:“蔺公子,您该回您的寝殿了。”


床上的人应声翻了个身,撑着头侧躺着看他:“不回。”


萧景琰显然是没想到对方回答得如此干脆,半晌才直着脖子憋出一句:“还请先生自重。”


“我就喜欢和别人一起睡,一个人睡不着。”蔺公子理直气壮。


“先生自重,景琰还从未听过谁有这种嗜好。”


蔺晨一个翻身坐起来,掸掸袖子笑着看他:“怎么没听过,景琰你小时候就非要和我睡,还要拍拍哄哄才可以——”


“先生别说了。”萧景琰突然纳罕起来自己今日怎么没把佩剑带入寝殿。


“好好好,小皇子长大了,不跟我睡,那我去找飞流睡,再不成找蒙大将军……”


“算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先生留下吧。”


……


萧景琰合衣睡在里侧,整个人腰背绷得笔直,一动不动。


半晌,旁边那人轻声道:“你睡着了吗?”


……


萧景琰不说话。


又是半晌,旁边那人笃定道:“你没睡着。”


萧景琰坚持不说话。


那人侧过身来,面对他:“靖王不说话,是要我拍拍哄哄才能睡着吗?”


“先生,请您自重。”


蔺晨叹口气:“好,听你的,不说了。”


萧景琰的寝殿上方悬着一颗灵珠,安神静气,是萧景琰一千岁生辰的时候琅琊山送来的贺礼。


蔺晨看着那灵珠发出的微弱光芒,对着夜色轻声道:“你是龙,你一哭人间就会下雨,小时候总担心你哭着哭着人间就要水患,你母妃才请我来瞧瞧你,看看小皇子是怎么回事,那么爱哭。”


“我看现在得担心你一直不哭怎么办,那人间可是要大旱了。”


“可我听女魃说人间千百年来都并未大旱,我就想你肯定还是总哭,只是不乐意对着我哭。”


他还想继续说,却听到旁边的人呼吸平缓了下来,是睡着了。


于是就凑过去点,把人搂住,又得提防吵醒他,这动作就很是别扭,胳膊架在空中。


蔺公子僵着胳膊心甘情愿。


 


昏昏欲睡间听见身边人模模糊糊在说梦话。


蔺晨凑过去听,就听到萧景琰报菜名一样从榛子酥念到红烧肉,从核桃酪念到杏仁饼,嘀嘀咕咕一大串,最后嘟嘟囔囔翻个身,拱进蔺晨怀里,道:“不吃冬瓜!”


蔺公子心满意足,抱个满怀。


靖王殿下又往人家怀里拱了拱。


 


03


 


萧景琰很瘦,长身玉立一个人,从指尖漂亮到下巴颏。


蔺晨想,哦,原来是挑食,才会这么瘦,萧景琰不老实,不喜欢吃冬瓜。


于是次日早起,嘱咐小仙女专门做了一碗冬瓜粥,多放冬瓜少放米。


 


早膳端上桌的时候,萧景琰的脸白了白,又白了白,盯着那碗冬瓜粥直皱眉。


蔺晨关切道:“怎么,有景琰不喜欢的?”


萧景琰在心里念了几遍,我萧景琰是浴血沙场的汉子,哪能让人家知道自己挑食。


于是梗着脖子道:“没有。”


蔺晨微笑着把那碗冬瓜粥往前推了推:“想来也是,景琰怎么可能挑食,来,多吃点。”


萧景琰苦着脸喝完那碗冬瓜粥。


天兵们都说今日靖王殿下好大的火气,和人过招简直招招直逼要害。


金陵的百姓们也都莫名其妙,早起还是好大的太阳,怎么吃过早饭突然就下了一场雨,片刻就停了,真是奇怪。


 


那天的午膳有冬瓜饼。


晚膳有冬瓜汤。


 


又过了几日,靖王殿下在梦里不小心又说漏了嘴,嘀咕自己不爱吃白菜。


次日早膳有一碗白菜冬瓜粥。


午膳有一盘白菜冬瓜饼。


晚膳有一锅白菜冬瓜汤。


 


如是数日,靖王殿下难得的添了几斤肉。


还是从指尖漂亮到下巴颏,看着倒是更好看了。


 


05


 


又是过了几千年。


天妖两界仍是水火不容,只有那琅琊山的蔺公子仍旧和天帝七子萧景琰交往甚密,据说是寝食同步、形影不离,实在可恶。


小妖精们咬牙切齿,呸,叛徒!


然而被骂叛徒的蔺公子此刻正坐在七皇子的书房内。


萧景琰端坐案旁,用毛笔蘸了朱砂,仔细地在书上圈圈画画。


旁边的蔺公子百无聊赖,拿着榛子酥搭房子玩。


半晌,叹一口气道:“无聊,实在无聊。”
“先生想怎样?”萧景琰抬眼看他。


“不如一起去人间走走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投个胎玩玩?反正天上一天人间三年,不出一个月我们就回来了。”蔺晨把宝塔尖上那颗最圆的榛子酥塞到萧景琰嘴里:“一起去?”


萧景琰噙着笑,点头说好。


“那再见到景琰恐怕也是二十多年后的事情了,”蔺公子屈着食指扣扣桌子:“今天晚上靖王殿下可不能再随便应付我了。”


“你刚刚才说天上一天人间三年……”


“不管!”


 


于是那天夜里,金陵城下了一整夜的雨,前半夜还只是小雨,后半夜那雨突然大了起来,隐约还有了雷声。


明明白日里还是艳阳高照,真是奇怪。


 


次日,梁国新添了个小皇子。


小皇子出生之时云销雨霁,是谓大吉大利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后来他们投胎了→【蔺靖】琅琊阁主又来信了


 @白白胖胖的大萝卜   您说的半夜下雨!



评论
热度(1770)

© 子不语 | Powered by LOFTER